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建设 | 广告价格 | 帮助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0735-2238389
您当前的位置:郴州网 > 福在郴州 > 福·动态 > 郴州为何敢称“天下第十八福地”
郴州为何敢称“天下第十八福地”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张式成 发布时间:2014/12/11


经过2011年中国(郴州)国际旅游文化节与“福文化”研讨会,满耳“福地”“福城”;又瞄到郴州那么多带“福”字的事物:龙女温泉风景区“百福大鼎”, 北湖公园“百福墙”,苏仙岭风景区“万福山”,还有福城网、福城论坛、福城志愿者协会等;默到历史上只福建福州因州北有福山、产福橘而别称“福城”、享“福城宝地”之誉,而郴州未被古人冠以“福城”;又听不少人呱吵查资料郴州不是第18福地而是第21,还有,郴州人不争前几名为何自称第18福地?郴州是不是福地?是什么样的福地?有没有“福地文化”呢?  http://www.chenzhou.com.cn/


苏仙岭在道教72福地中的最初排位 


单看字面词义,旧版《辞海》对“福地”的解释为“道家谓神仙所居有72福地,见《云笈七签》。”早期道教界人士宣称一些游居修炼、得道成仙之处的名山胜景为“洞天福地”,形成道教的人间仙境。“洞天”,意指山中有洞室通达上天,贯通诸山;共有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系群仙聚居之处。“福地”,意指得福之地,居此能受福度世、修成地仙,系单个地仙、真人(得道者)主治之处,共有72福地。 


苏仙岭,得名于汉魏名郡桂阳郡(治所郴县)少年草药郎中苏耽孝养老娘,并和母亲在瘟疫之年用泉水熬橘树叶救民的故事。因影响大、流传广,西汉末被经学家、文学家刘向写入《列仙传》,三国时被吴国左中郎张胜写入《桂阳先贤传》、《桂阳先贤画赞》,晋代被道教理论家、医学家葛洪写入《神仙传》。于是,苏耽由民间郎中成了道教名医,还位列仙班,形成民间传说、神话故事;历代为他大兴土木,设立和兴建相应的纪念性、祭祀性场所、建筑物。 


郴州网

盛唐时唐玄宗像热恋杨贵妃一样狂热迷道,开元二十九年(741)明诏对苏耽其人其事“发挥声华,严饰祠宅。”于是郴州刺史孙会大显身手,霸蛮在马岭山顶扩建苏仙观,新绘苏耽画像;山下苏耽故居的“橘井观”、苏耽宅、苏母祠也修饰一新;并亲撰和镌刻《苏仙碑铭》以纪其盛。 


http://www.chenzhou.com.cn/

奉唐玄宗令制作道教音乐的茅山道第12代宗师、著名学者司马承祯当时考订了一部《上清天地宫府图》,列出72个道教福地;其中把苏耽采药栖居过的马岭山,排为第二十一——“马岭山,在郴州郭内水东,苏耽隐处,属真人力牧主之。”到北宋,《天地宫府图》收入著作佐郎张君房编撰的道书《云笈七签》,进呈宋仁宗御览,保存入宫。郴州苏仙岭在唐宋官方修编的道教典籍中占据重要一席,成为“福地文化”的物质基座。 


 “苏仙岭天下第十八福地”的最后定位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苏仙岭在72福地的位置非一成不变。比如在台湾收藏的道书中,它排第“二十五福地——马岭山,一名苏仙山。在湖南郴州东北。晋苏耽入山修道,其母窥之见乘白马飘然。”甚至随着苏耽传说的四向流布,其福地还克隆到邻省“五十一福地——蘇山,一名元辰山。在江西南康府都昌縣。西晉蘇耽真人得道於此。”唐末五代名道杜光庭熟悉郴州,编撰《洞天福地岳渎名山记》时,将马岭山提升为第19位:“马岭,在郴州苏耽上升处。” 


而一般人提及、解释苏仙岭时,引用资料显示的基本上都是《云笈七签》所载“第二十一”位。所以,很多人以为“天下第十八福地”是郴州人自称的。然而,早在明代,大旅行家、地理学家徐霞客游访郴州时,亲眼瞧到了苏仙岭的“天下第十八福地”标志,他在《楚游日记》中记述“随郴溪东岸行,东北二里,溪折西北去,乃由水经东上山。入山即有穹碑,书‘天下第十八福地’。” 


这是因为直接论述道教洞天福地的道家经籍,主要有3种:唐代司马承祯的《天地宫府图》,其中一些福地经过百多年起了衰微变化,于是被五代杜光庭毫不留情地勾刮,《洞天福地岳渎名山记》重新排序,增加了武当山等,把苏仙岭提进前20名;北宋李思聪所著《洞渊集》,也根据当时福地“地情”进行了调整。这位名道士、堪舆家,江西赣县人,是郴州人的老俵,皇祐二年春(1050)向宋仁宗进呈著作《洞渊集》。宋仁宗赐号他为“洞渊太师”和“冲妙真人”。李老俵在《洞渊集》卷之四“天下名山七十二福地”中,把苏仙岭排到72福地的“第十八福地马岭山,在郴州。” 


http://www.chenzhou.com.cn/

此后,从北宋宋哲宗敕封苏耽为“冲素真人”,经南宋宋高宗、宋宁宗加封,直到宋理宗再加封为“冲素普应静惠昭德真人”,苏仙观大门门额上的“敕封苏仙昭德真君”蟠龙碑即宋理宗御赐。因此,苏仙岭在道教福地中专享第18位,又由于李思聪对72福地冠以“天下名山”,所以苏仙岭麓才竖起让徐霞客见证的“天下第十八福地”穹碑。天下之大,郴州人哪里敢夜郎自大,十八足矣。 


苏仙岭的福地排位靠前,一是说明福地主人公苏耽及其事迹发生年代早、名气高;二也显示了它硬扎的底子和身价。 


郴州“福地文化”之物化根脉:延展福地橘井 


不独明代徐霞客大师,清乾隆年间方志家、诗人檀萃在其名著《楚庭稗珠录》中记,他过郴时也亲眼目睹了“湖南郴州苏仙故居,院门匾额‘第十八福地’,殿前庭当阶有井,甃以石,深丈许,即橘井。” 


一些学者以为,道教第18福地只是指苏仙岭一山。然而大中祥符元年(1006),宋真宗敕赐“集灵观”匾给橘井观,一家伙就把第18福地的范围、概念,扩展至郴州城。因为苏仙岭在郴州外城之内,橘井所在的苏耽故居则紧挨内城东门。当时真宗的威望高,地方通过重修与新建,在城里构筑起以橘井为地标的庞大道教建筑群。苏耽故居处鸭子塘有橘井观、橘园、苏仙宅、苏母祠、苏母墓,竖“汉苏仙母潘氏元君墓”碑,碑名说明他母亲也已纳入道教人物行列;东城门处建“来鹤楼”;由内城通向外城的半里长路造成宽大的青石板神马道,道上立“仙桥古渡”牌坊,道旁置石人石马等;通向东城门的还有“仙桥巷”;郴江河上木头“苏仙桥”改石头的;苏仙桥沿郴江通往苏仙岭数里长石板道上有“鹿角亭”等;整个郴州城都俨然而成道教福地。当然,不止州城,周边县如永兴、汝城、宜章、桂阳、耒阳也都有相关山岭地名、建筑、纪念物。“橘井”甚至扩展到全国数省。  http://www.chenzhou.com.cn/


可惜呀,因历经清末太平天国、现代“阶级斗争”、“文化大革命”和欠科学规划的城建、房地产过热等综合因素影响,上述古建文物大多已消亡。如太平天国军攻进郴州时,苏仙岭麓“天下第十八福地”石碑就被毁掉。不然,郴州从城内至苏仙岭顶苏仙观的庞大道教建筑群足可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绝非牛皮。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