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建设 | 广告价格 | 帮助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0735-2238389
您当前的位置:郴州网 > 福在郴州 > 福·动态 > 福地郴城
福地郴城
来源:郴州网 作者:邓晓泉 发布时间:2016/5/19
    一个汉字一座城。

    这个汉字,或郴、或福;这座城,或郴城、或福城。

    郴城是座古城,是座有来头的古城,源自“项羽迁义帝所筑”(《水经注》)。郴城是座福城,是座有渊源的福城,源自古郴城苏仙岭为天下第十八福地。

    一,郴城有福地。

    郴城东北有座名山,叫苏仙岭,原称马岭山,为天下第十八福地。马岭山为天下十八福地,源自道教洞天福地之说。

    洞天福地为仙界灵境,多是一些与神仙传说有关的风景优美的名山。其洞天为深山幽谷中的洞室,可通达上天,由上天遣上仙统治,为众仙所居。福地乃福祥之地,多为真人、地仙主宰,居此可度世成仙。洞天福地按等级分为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

    洞天福地之说最早可追溯远古神仙居住于昆仑山的传说,先秦神仙世界又出现了蓬莱三仙岛,而将洞天福地纳入神仙世界应在东晋之前。早期道经《道迹经》、《真诰》已提到“十大洞天”及“福地”,南北朝道书《敷斋威仪经》已初步构筑出“二十四治,三十六清庐,七十二福地”的神仙世界。

    唐朝道士司马承祯(647~735)编著的《天地宫府图》首次将各个名山胜景及修道之处分为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形成完整的洞天福地系统,使恍惚渺茫的神仙世界成为人间仙界灵境。洞天福地之说从创立之日始,就受到后世道教信众及民间的追崇。

    《天地宫府图》七十二福地前二十四福地为:地肺山、盖竹山、仙磕山、东仙源、西仙源、南田山、玉溜山、清泻山、郁木洞、丹霞洞、君山、大若岸、焦源、灵虚、沃洲、天姥岭、若耶溪、金庭山、清远山、安山、马岭山、鹅羊山、洞真墟、青玉坛。其中二十一福地为马岭山,原注为:“郴州郭内水东苏耽隐处,属真人力牧主之。”显然,马岭山就是苏仙岭,为天下第二十一福地。

    唐末五代道人杜光庭《洞天福地岳渎名山记》重新排序七十二福地,首次将马岭山列为十八福地。北宋道士李思聪《洞渊集》所记七十二福地与《洞天福地岳渎名山记》大同小异,但与《天地宫府图》却有相当的差异。《洞渊集》所列宋代七十二福地前二十福地为:地肺山、盖竹山、青远山、安山、石磕山、东仙源、青屿山、郁木坑、赤水山、麻古山顶后、君山、桂源、灵虚、沃洲、天姥岭、若耶溪、金庭山、马岭山、鹅羊山、真墟。由此可见,由于《天地宫府图》前二十五福地中有西仙源、南田山、玉溜山、丹霞洞、大若岸五个福地的退出,另增补了赤水山、麻古山顶两个福地,马岭山排序依次朝前推进了三位。马岭山由此从唐朝《天地宫府图》中的二十一福地进入《洞天福地岳渎名山记》及《洞渊集》的十八福地,但北宋张君房所编道教类书《云笈七签》仍采信《天地宫府图》,马岭山仍为二十一福地。

    显然,马岭山(苏仙岭)为七十二福地之一是不刊之论,但主要存在二十一福地和十八福地两说。其实,其它记载七十二福地道教经籍中马岭山其位置还有不同的记载。可以肯定的是,十八福地是最为靠前的记载,郴人自然选择了十八福地。所以,郴州只有十八福地之说。

    二,福地有郴城。

    “郴”字唯郴独有,是一个冷僻字,可谓“天下何人不识君,不是柳来就是彬”。因此,郴州迫切需要打造一个城市品牌,塑造一张城市名片。这个品牌、这张名片,既能让大家耳熟能详,又与“郴”字相得益彰,“福地”显然是其选项之一。南宋词人张孝忠流寓郴州时曾作《杏花天·刘司法喜咏北湖次其韵》,就有“致身福地何萧爽,莫道居夷太枉”的词句。由此可知,古人早就将郴地称之福地。郴人沿用其说将郴城引申为福地,并拓展为福文化及福地文化。

    笔者以为,福文化是中华民族共同拥有的文化遗产,福地文化是中国福文化的子系统。然而,福地绝非郴州独有,福地文化并不具有独特性。但我们可以注意到,七十二福地中独有马岭山是附城倚郭的福地,即地处古郴城郭内,而今苏仙岭已在郴州市中心城市建成区内,我们完全有理由将福地郴城称之为福城。

    “福”是中华民族共同的愿望和追求,由此产生的福文化源远流长,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甲骨卜辞中“福”的初文,左从“示”(祭台) ,右边是双手高举容器的象形,表示在祭台前祭祀,祈祷并期望得到神的庇佑。所以《说文解字》云:“福,佑也。”先民虔诚地捧上美酒珍馐向上天祈祷,祈求的庇佑自然是美好生活,这就是“福”的引申义。福是一切美好事物的总称,可概括为福寿康宁,出自儒家经典《尚书·洪范》的记载。传说大禹治水有功,天神遗灵龟献洛书,大禹据此制定“洪范九畴” ,作为治理天下的规范。“洪范九畴”的第九畴是“向用五福(用五福劝勉人们)”其五福即“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修美德)、五曰考终命(得善终)。”足以证明,中国福文化源远流长,自古就有祈福、盼福、祝福、造福、惜福的传统。

    福地郴城是一座祈福之城。郴城有许多名山胜水,以天下十八福地苏仙岭最为著名。苏仙传说是颇有楚越遗风的郴州人所创造的一段传奇,承载着苏耽传说的苏仙岭自古迄今都是祈福的地方。北魏郦道元《水经注·耒水篇》引《桂阳列仙传》云苏耽“乘白马,还此山中。百姓为立坛祠,民安岁登。”唐朝诗圣杜甫在赴郴途中诗云: “ 桔井旧地宅,仙山引舟航” 。明代何孟春诗曰:“马岭古福地,苏仙此为宫。灵异其如何?巨石有遗踪。”直至今日,十八福地祈福对广大郴人及众多游人而言,仍具有足够的吸引力。中国女排每逢郴州集训,上苏仙岭祈福是必不可少的功课,以至有五连冠的辉煌,成为一段佳缘。甚至有不少政治人物由此得到升迁的坊间传闻。所以说,祈福是福地郴城民俗文化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福地郴城是一座造福之城。郴江北去,形成一条古老的天然水道,载来楚人和郴城。五岭巍峨,铸就古代郴人坚韧的性格,他们不畏险阻,凿山通道,于两千多年前就修筑了逾越五岭的秦新道、汉峤道。凭借这些湘粤古道,郴城从交通末梢转为水陆交通枢纽,成为古代南北交通干线的冲要驿城和商贸重镇。据郴州出土的“西晋简牍”记载,西晋桂阳郡规定近一半的土地(9606平方公里)不准任意开垦,给我们留下山清水秀的家园。正因有先人这些“光前裕后”的造福行动,使古郴州有了“金官、铁官、酒官、铸钱官” 官府工业的发展,并有“桔井文化”、“七夕文化”、“宋明理学”的源出。

    福地郴城是一座有福之城。古郴城南北布置,背倚北门岭,面朝三川水,东临郴江,西依广袤数里的沼泽湿地。完全体现了“依山就势、高亢近水、负阴抱阳”的古代城市营建学理念。唐诗人沈佺期称郴为“夷夏之界”(《入郴州》);宋人练亨甫云“郴环山为州,自上世仙灵之所孕,视旁郡为美州”(《灵寿峰记》);北宋诗人阮阅说“郴在荆楚自是一佳郡”(《郴江百咏序》)。在唐朝大文豪韩愈眼中,郴州“衡之南八九百里,地益高,山益峻,水清而益驶。”并断言“必有魁奇、忠信、德材之民生其间”。(《送廖道士序》)。

    福地郴城是一座惜福之城。福是一种感觉,郴人个性敦厚爽朗,知足常乐。李白《秋浦清溪雪夜对酒,客有唱山鹧鸪者》诗云:“披君作我貂,对君白玉壶。雪花酒上灭,顿觉夜寒无。客有桂阳至,能吟山鹧鸪。清风动窗竹,越鸟起相呼。持此足为乐,何烦笙与竽。”诗中描写李白在雪夜与友人对酒时有一个来自桂阳(唐天宝郴州称桂阳郡)的客人“能吟山鹧鸪”,给酒宴增添许多山林野趣。北宋诗人、学者张舜民神宗元丰期间谪郴州监酒税曾作《郴州怀古》云:“郴州颇凉冷,樽俎定常开(杜甫曾经认为‘郴州颇凉冷’,我看郴人酒食征逐为常例)。”郴人喜饮酒,古今亦然,并非好酒贪杯,缘于汉晋郴州产美酒,也因性格使然。所以说,郴人“容得人,信得过,靠得住”的说法绝非是不经之谈。

    郴城不但有福地,而且有着两千多年福文化的浸濡。因此,凭藉郴州自然和历史文化遗产,把郴州福文化打造成具有地方特色的文化品牌是很有必要的。郴城有福地,福地有郴城,福地郴城是福城,这应是郴州福文化的品牌。郴字唯郴独有,福城唯郴城独有;郴城是林中之城,福城是休闲之都。这样,福城可成为郴城的别名,福城郴州是一张醒目的城市名片。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